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阶梯 > 个案研究
本案中公司协助付款行为的性质如何确定?
作者:南昌县人民法院 罗薇  发布时间:2017-11-09 14:09:09 打印 字号: | |
  【案情】2014年6月13日,原告某钢材公司与被告徐某签订了一份钢材买卖合同,后原告依约供货。2015年7月23日,被告徐某与原告结算确认被告欠原告钢材款1096692元。同日,被告某建设公司向原告出具协助付款承诺书一份,承诺协助被告徐某支付该笔钢材款,直至货款还清。2015年10月10日,被告某建设公司向原告支付钢材款60万元。因原告与被告徐某在合同中对逾期付款约定了加价款,后原告起诉两被告要求共同偿还剩余货款及钢材加价款,双方对被告建设公司是否需要还款产生了争议,由此引发了关于该公司协助付款行为性质的思考。

  【评析】

  一、本案中建设公司协助付款通知书的性质

   笔者以为,建设公司出具协助付款通知书的行为属于债务加入。债务加入合同法中未作明确,但作为债务承担的一种方式,在经济交往中也较为普遍。根据民法理论,债务加入是第三人、债务人与债权人达成三方协议或第三人与债权人达成双方协议或第三方向债权人单方承诺由第三人履行债务人的债务,但同时不免除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债务承当方式,又称并存的债务承担。债务加入后,除当事人对责任承担方式另有约定外,债权人可以请求第三人与债务人共同承担责任,同时第三人享有债务人的抗辩权。本案中,建设公司在徐某与原告的结算确认后,作出协助徐某付款的承诺,该承诺系该建设公司作为第三人单方面向债权人作出。该承诺书从法律上不符合担保的要件,该建设公司也无提供保证的意思表示,从性质上看,该承诺书属于典型的第三人向债权人出具承诺,由债务人、第三人共同向债权人履行债务,由此,该建设公司对徐某欠原告钢材公司的债务进行了债务加入。

  二、建设公司债务加入行为的效力

  本案审理过程中,被告建设公司以该承诺书未通过股东会决议为由要求认定该承诺无效。笔者以为,该对徐某的负担的债务进行债务加入是建设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原告钢材公司可以要求徐某和建设公司共同承担相应债务。合同法的规定,当事人采用合同书形式订立合同的,自双方当事人签字或盖章时成立,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而我国的合同法、公司法对公司债务加入的行为均无相关条件限制,建设公司的公司章程也未要求公司进行债务加入需经股东会同意,因此建设公司的承诺书成立即成效,对其具有法律约束力。本案中,建设公司在承诺时仅承诺协助付款,其实际承担的不真正连带责任,其履行清偿义务后,可向原债务人徐某追偿。

  三、引发的思考

  尽管现行法律法规未对公司债务加入作出限制,但从本案可以看出,债务加入产生的法律后果与担保极其相似,如此无异于可以通过债务加入的方式规避公司法第十六条关于公司担保的规定,不仅使法律规定形同虚设,也严重损害了公司及其他股东的利益。因此,鉴于目前司法实践中公司作为第三人进行债务加入的情况比较普遍,为维护公司的财产安全和稳定,笔者建议,债务加入应当由公司的最高权力机构决定(股东会决议),可参照公司法关于公司担保的规定,具体:1.公司为其他企业或他人承担的债务进行债务加入的,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股东会、股东大会决议;公司章程对债务加入的总额有规定限额的,不得超过该限额。2.公司为实际控制人或公司股东承担的债务进行债务加入的,该股东或实际控制人不得参加股东会、股东大会表决,该项表决由出席会议的其他股东所持表决权的过半数通过。3.公司章程对公司债务加入行为没有规定的,应由股东会、股东大会临时决议。
责任编辑:郭雨歌
联系方式
  • 地址:江西省南昌市北京东路1858号
  • 电话:0791-88162805